今天是2020年7月10日 星期五,欢迎光临本站 合肥市蜀山区天天向上残障儿童康复中心 网址: ahttxs.com

康复知识

郭延庆:完整的重复和不打破规则对星孩很重要

文字:[大][中][小] 2017/6/2    浏览次数:1124    


ALSO 理论是郭延庆老师理论实践中提出的,包含A学业技能和认知技能,L生存技能和生命技能,S社会规则和社交技能,O专业技能和职业技能。其中L和S技能是目前小龄星孩家长最关心的内容,具体的训练操作,郭老师也做了详细的解释。


L:生存技能和生命技能

以教孩子洗手为例,与孩子一起或者让他自己玩会弄脏手的游戏(比如,捉迷藏),让他玩到渴,玩到饿。把他最爱吃的水果洗好、切好,放在他很容易发现的盘子里。如果他要过来抓着吃,及时阻止并说,“去洗手”,同时辅助他按照串联行为教学程序,把手洗干净。然后放开他并说,现在可以去吃水果了。

串联行为的教学技术,的确是把一整套行为分解成若干关键步骤。但分解不是肢解,在教学时仍以每次完成一整套行为为目标。借由此路径,一切生活技能如洗脸,刷牙,穿衣,做饭,整理家务,打扫卫生等都可习得;借由常规的接触和循序渐进地练习,一切运动技能如游泳、打球、骑车皆可掌握;借由常规的接触和循序渐进地练习,一切艺术的技能如书法,绘画,操琴,弄笛也可有模有样。

以教孩子购物为例,在一堆的瓜果李桃面前,我们告诉孩子拿苹果,并且辅助他把苹果放进商贩给你的塑料袋内。如此几次以后(可能不是一次买能完成),我们尝试着弱化对他的辅助,看他是否自己能拿,如果他果然拿了,而且是苹果,我们就把塑料袋打开,并允许他把苹果放进袋里(在说拿苹果以后,拿苹果的行为得到强化),而如果他拿了其它水果,我们则阻止,或者不让他放进袋里(在说拿苹果以后,拿其它水果的行为被消退)。

我们不必奢望买一次他就能掌握, 但我们完全可以期待,若干次购买的尝试以后,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说买任何东西而他都不会拿错。在每一个放上塑料袋称重的环节,我们又可以借由孩子的手把钱递给商贩,并在商贩找我们零钱时,我们不必直接接过,而是辅助孩子接过来再递到我们手上。慢慢地,孩子也必熟悉了交钱和等着找零的行为和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行为我们只需交代前提指令,并辅助孩子完成这个指令所需要的关键技能即可,不需要额外地给予过多的语言提示。事实上,在进行以程序性记忆为主的生活技能和行为技能的教学过程中,过多的语言提示可能反而会阻碍了程序性的记忆。完整地重复的过程,就是由不会而会进而娴熟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的娴熟不依赖于完备的认知作为前提条件,所以,这些领域完全可以在孩子还不认识过程中的物件或者还不会语言表达对它们的认识时就可以着手练习,不必等他会说了才去教。

真实个案

妈妈想要在家里训练小R帮助家长在用餐前摆放盘子(生存技能)。因此,家长先给孩子“摆碗盘”的指令,然后展示给孩子看如何将饭碗盘子摆放好。小R一开始不知道这个指令的意思,懵懂的开始东看西看。于是妈妈将小R的视线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后一边说指令一边将手里的碗递给孩子。小R拿到碗后随意的放到桌上,于是妈妈手把手带着小R将碗放到他常坐的位子上。在小R将碗放到正确的地方之后,妈妈马上在小R碗里乘上了他喜欢的番茄汤。之后每一次到了就餐时间,妈妈都先给小R指令,然后辅助小R完成,并给他喜欢的菜肴。渐渐地,小R只要一听到妈妈说“摆碗盘”,就知道要将碗盘摆到相应的位置了。

这也就是郭老师说的,“家长只需交代前提指令,并辅助孩子完成这个指令所需要的关键技能即可,不需要额外地给予过多的语言提示。”


S:社会规则和社交技能


社会规则的建立是基于破坏规则的不能之基础上。比如,我们说洗了手才可以吃水果,他必“不洗手就要吃苹果,但我们让他吃不到,而辅助洗了手才可以吃到”这样的行为练习才能建立这个规则。如果我们一边说着,不洗手不可以吃,但孩子却依然吃,甚至说了好几遍他还在吃着呢,这样的教育是建立不起来任何规则的。反倒有可能让孩子对我们的规则指令更加不敏感,而只对我们是否发脾气敏感。

再譬如,孩子说要“少”的,我们给予“少”的,但他有可能哭闹要“多”的,我们不可以于此时迁就了他的哭闹而在说要“少”的时候给了“多”的,而是要辅助他成功地说出要“多”的,才能给予他多的,说要“少”而哭闹着要“多”却是断然不可。所以,好的生活教育本身就是在建立最基本的社会规则

社交技能的建立,对于孤独症儿童来说,我认为最紧要的,是习得一种对与之密切生活在一起的人们的助人意识和助人技能,而这两者也断然不可以离开生活泛泛而谈。譬如助人意识必得在助人的实践中获得。那么生活中,我们又“发现和创造”了多少机会给孩子,让他不费劲而又愉快地帮助了我们呢?

譬如,你有没有把梳头、洗脸或化妆的必备品故意丢在孩子身边,让他帮你找到(如果他没有反应,另外的家人可借由从低到高的辅助帮助孩子做到),而他一旦帮助了你,你尽可以给他足够强的社会性强化(亲吻,举高高等一切孩子受用的活动)甚至借用他喜闻乐见地物质强化也不为过(只是,我们只是借用它增加孩子助人行为的快乐感而已,不必强调这个物质,更不必言必称“奖励”二字)。

你每天给了他多少机会,让他不必非常努力就可以随手帮你一些小忙,而又获得很多的愉快体验?机会越多,我们就越有理由相信孩子的助人意识越来越增强,也许哪一天,他会主动问你,“妈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也说不定。借由这些助人的实践而获得的助人意识,在孩子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生存技能和生命技能的基础上,则他助人的技能就自然可期。

真实个案

妈妈想要在家里训练小R帮助家长在用餐前摆放盘子(生存技能)。因此,家长先给孩子“摆碗盘”的指令,然后展示给孩子看如何将饭碗盘子摆放好。小R一开始不知道这个指令的意思,懵懂的开始东看西看。于是妈妈将小R的视线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后一边说指令一边将手里的碗递给孩子。小R拿到碗后随意的放到桌上,于是妈妈手把手带着小R将碗放到他常坐的位子上。在小R将碗放到正确的地方之后,妈妈马上在小R碗里乘上了他喜欢的番茄汤。之后每一次到了就餐时间,妈妈都先给小R指令,然后辅助小R完成,并给他喜欢的菜肴。渐渐地,小R只要一听到妈妈说“摆碗盘”,就知道要将碗盘摆到相应的位置了。

这也就是郭老师说的,“家长只需交代前提指令,并辅助孩子完成这个指令所需要的关键技能即可,不需要额外地给予过多的语言提示。”



来源:自闭症互助圈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刘老师:
18756032060
黄老师:
15705608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