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2月4日 星期五,欢迎光临本站 合肥市蜀山区天天向上残障儿童康复中心 网址: ahttxs.com

学生故事

上学

文字:[大][中][小] 2017/11/8    浏览次数:884    

上学

久雨初晴的十月,阳光透过院子里的广玉兰落在还带着丝丝湿意的水泥地上。

二十度不到的空气带着微微的寒意,大概是他的爸爸怕他冻着,清早为他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他自己一件也没有脱。

他穿着略显笨重的衣服静静地站在广玉兰的下面,瞅着落在地上的广玉兰叶子,没有言语,也没有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也从来不会去告诉别人他在想些什么。

“啊……”他忽然大叫一声,然后快速地跑开了。

他叫小慎宽,一个会哭会笑也会闹得孩子。但是,在他的眼里,从来不会有一叶知秋的诗意,他看到的从来都是树叶黄了,地上好多落叶。甚至,他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做秋天,可能察觉不到四季的更迭。他就这样的生活着,活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

他自己可能不知道,但是他的母亲清清楚楚的记着,这是他经历的第七个秋天。

在七年之前,或者更久,那时候小慎宽的妈妈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和很多别的姑娘一样,她希望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有爱自己的老公,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当然,她也希望有一个自己喜欢的职业,她喜欢小孩子,她觉着她以后可以当一名小学老师,带着小朋友们从拼音学起,然后认识汉字,然后可以阅读,然后学着写作……

从大学毕业开始,她一步一步实现自己对于未来的打算。她当了一名语文老师,她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一个爱她的老公,然后有了她的孩子。

“我和他爸爸很着急啊!”小慎宽的妈妈说:“他到了三岁还不会说话,我们就带他去了医院,医生说他可能是自闭症。”

小慎宽的妈妈说她当时是完全不相信的,她打心眼里不觉得自己的小孩和别的小孩不一样。但是她带着小慎宽跑了很多很多家医院,问了很多很多位医生,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自闭症。

“那几年,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小慎宽的妈妈微笑着,她说她当时真的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她说她那时候每一天过得都很焦急。她微笑着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小慎宽的妈妈在学校里被大家称作“樊老师”。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样教好小慎宽。她希望小慎宽到了上学的年龄可以和其他同龄的小朋友们一样,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学校,每天可以背着书包去上学。

当然,小慎宽该上学的年纪很快就到了。这学期本该带六年级毕业班的“樊老师”在学校里很快多了一个身份:小慎宽的妈妈。

小慎宽的妈妈向学校提出了申请,希望学校可以同意小慎宽入学,为了不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小慎宽的妈妈提出担任小慎宽所在班级的班主任。

学校同意了,很快小慎宽就入学了。“樊老师”上课的时候,小慎宽的座位就在讲台旁边,不过小慎宽很少一个人老老实实的坐上一节课,。其他老师上课的时候,小慎宽的妈妈就会陪着小慎宽一起坐在教室的后排。

“课间的时候,小慎宽会和班里的孩子们一起做操、走路队。我们班的孩子会主动的带他玩,这一点我有时候其实会很感动。”小盛宽的妈妈说。

从上学开始,小慎宽的生活很快变得规律起来。他现在基本上每天都是早上六点半起床,他能够在爸爸的辅助下穿衣服了,只不过外套还是穿不好。刷牙洗脸,七点一刻准时和妈妈一起出发上学。基本上小慎宽的整个上午都是在学校里面度过的。周一到周五的下午,小慎宽也会上学,不过上课的地点不在小学,而是自闭症康复中心。

“自闭症康复训练的费用很高,像我们这样的普通收入的家庭往往很难承受得起。”小慎宽的妈妈说:“如果没有国家的补助,我们基本上没有能力支付的,国家为小孩的康复训练垫了一大笔钱。”

小慎宽的妈妈说她有时候会很担心,因为孩子经常会发脾气,她不希望小慎宽伤害到其他的孩子。她说小慎宽还不认识路,她担心小慎宽有一天会走丢。

十月的阳光洒在小慎宽的衣服上,小慎宽的自闭症康复老师让小慎宽抱抱周围的小朋友,小慎宽不知缘由的笑着。

旁边有不少别的家长也笑着看着小慎宽,大概他是不幸人中较为幸运的一个吧,这些家长也都有孩子,他们有个雷同的愿望,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天可以和正常的孩子一样,背着书包上学,就像小慎宽一样。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 上一条:
  • 下一条:
[向上]
在线客服
刘老师:
18756032060
黄老师:
15705608541